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贵州民建 >> 会员文苑 >> 正文

2020年这个迟来的春天

2020年这个迟来的春天

——写在防控“新冠病毒”的日子里

时间:2020-2-5 作者:耿文福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之一:山路上的白衣天使

 

与你不期而遇,在2020年这个迟来的春天。

你叫新冠病毒,如迷一样的雾霭,掩藏着生命的经典。

而山野掩藏着的,是一寨寨溪流潺潺的村庄和一个个飘逸在山路上的白衣天使,静默如罡风中一面面猎猎飘扬的旗帜。

残叶簌簌,枯枝摇曳,小溪唱着自编的山歌,倾注浩渺柔情。

新冠病毒,如曾经的豺狼虎豹,让天黑以后的山村,每一扇门每一扇窗都紧紧关闭。

只有山路上一束束微弱的光亮,还在敲击着山村的宁静,那是一个个白衣天使正打着手电筒,走村串寨……

山里的人啊,每一个夜晚都被睃黑睃黑的梦充盈着。我走出家门,坐在房前小溪的歌声里,坐在风的翅膀上,用一种万般虔诚的方式,祈祷生命永恒。

 

之二:诅咒毒魔早点离去

 

岁月没有手,甚至没有丝毫的力气。

我们看不见岁月如何行走,因为岁月是看不见的。

新冠病毒这个妖魔也一样,没哪个能看见它行走。

山坡上的草枯了又绿了,廊檐下的春燕飞走了却迟迟不见飞回。岁月,正无声地滑过;新冠病毒这个妖魔,却抢先春燕飞来。

……新冠病毒防控宣传车开进村来的一声声喇叭,村医走上十里八里到单家独户的一次次体温测量,甚至是她们自己在家用炉灶干蒸消毒了再用、消毒了再用,也要节省分发给乡亲们的一个个普通外科口罩,都期盼着2020你这个迟来的春天。

一寸光阴,

一个生命。

当有一天,生命葱茏地从这个迟来的春天的梦境中惺忪醒来,依然不忘诅咒:新冠病毒,你这个妖魔为什么不早点离去?

       

之三:孤夜走来的灵魂

       

乍暖还寒,山村的晨曦总有一种声音,在迷蒙中若隐若现。它,就是冲锋在防控第一线的基层干部,为你我的生命健康,从夜间中走来。

梦醒时分,手指间尚存的一丝余温,如一股暖流从我的心尖淌过,把昨晚基层干部们走村串户摸底排查的梦呓,重复在窗外2020这个迟来的春天里。

这是个黑色的记忆,闪烁在山村这段紧紧关闭着的日子。走出心之桎梏,我们将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不再在心灵深处蜇伏。

毒魔从何处攫取土壤?

哪里是它幻化的温床?

清晨醒来,看着一个个依然奔忙在山间小路上的基层干部的身影,让所有从孤夜走来的灵魂,一点也一不觉得寒冷。

       

之四: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不要乱走乱动,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就是对新冠病毒防控工作的最大支持 !

我的母亲在山村,我的家就还在山村,回山村过年是在城市工作的我和妻子以及已经上大学了的儿子——我们一家“不忘初心、不负故里”的思想归宿。

可是在山村“过年”,除了与酒对视,就是与歌对视。山里人的举杯落杯之间,往往是一种豪情溢出和文化传承。

与酒对视,挥洒时光如注。饮不尽,斟不满,时不时将醉唤来,碰撞如弦的春天、迟来的春天。

碰撞春天,就是碰撞庄稼汉一首首粗狂的山歌,余韵悠长……举杯落杯之间,平添几多滋味。

很简单很明了的,是生命;

很复杂很玄幻的,也是生命。

津津入醉的人,有千百种可能纷至沓来,不为酒所惑,却一个个寻醉跃入杯中。

回眸睃巡, 醉,是一种选择。

诅咒毒魔,醉,是一种态度。

       

之五:怀念城里那扇窗口

 

离开还不到十天,记起来仿佛已经是一扇关闭了很多年的窗口。

窗外,是北京路以及北京路两侧一棵棵依然残留着星星点点枯叶的法国梧桐树。

走过阳光的坦途,却穿不过季节的禁锢,是因为时空没有固定的栅栏,任由岁月重复光滑的歌唱,如初 !

雨水充足的日子,我有一封写给季节的未了的情书,依然漂泊在窗口里面。

那根没有燃完的烟蒂,那杯没有喝了的红茶,还有办公桌上的那些个残章断句,不知此刻,又是飘零到了哪个街头?

在这样的夜晚,在这个静默的山村,遥望城市,我忽然想到,生命属于你我,就要闪耀成一朵朵忠实的焊花,虔诚地把自己的漫漫长夜照亮,不再为无边的梦幻浪费表情。

 

 

(作者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政协委员、民建贵州省委理论委副主任)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