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贵州民建 >> 工作交流 >> 正文

观念落后才是最大的差距

观念落后才是最大的差距

时间:2019-11-4 作者:耿文福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北宋理学奠基人伊川先生有言:“为学之道,必本于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进而又指出:“不深思则不能造于道。”为何将“思”放到如此突出的位置?伊川先生又借用《尚书·洪范》的话做了回答:“思所以睿,睿所以圣也”。由此明白,天天蜷缩在家里容易叫人满足,满足则叫人观念落后,观念落后则叫人裹足不前。所以,外出学习特别是到发达地区参加培训学习,一直是我多年的夙愿。

10月下旬,我有幸参加了中国金融中心——上海社会主义学院举办“参政议政能力提升班”学习。

听说过,外滩的故事就是上海的故事。特别是夜晚,黄浦江两岸景观灯齐放,漫步其中,有如踩着了“夜上海”的浪漫节奏。

“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10月21日傍晚,有人提议到外滩走走。偌大一个上海,要从社会主义学院走路找到外滩,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有“百老师”带路,我们一行人信心满满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这是上海老街,由西到东的建筑风格和业态布局展示了老上海从明清向民国直至西洋文化涌入时期的那一段历史和文化的演变。全街的商业经营以传统特色行业为主,营造的也是海派文化氛围。这条老街以馆驿街为界分为东西两段,东段经过装饰和改造,保留了清末民国初年的民居特色,老街两侧恢复了花格窗、排门板、范氏栏杆、落地摇杆门等,再配以屋顶上的飞檐翘角,花边滴水和马头墙。西段的房屋外立面仿明清建筑,突出上海老城厢的民俗风情,黛瓦粉墙,红柱飞檐。老街上,重现了童涵春、老同盛、吴良材、万有全、裘天宝、老上海茶馆、德顺酒菜馆、春风得意楼、西施豆腐房、丁娘子布庄、荣顺馆、博印堂等百年老店,同时开设丹凤茶楼、名医堂等富有传统特色的商铺。它和北侧的“明星街”一起呈现出老上海商旅百业、市井百态的一幅清明上河图”。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街旁的康家弄蜿蜒曲折的巷子,俗称“瓦片房”,至今仍有大量的上海本地市民居住在这里。到上海观光的国内外游人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目的是为了感受老上海的真正含义。

绕了一条又一条大街小巷过了一道又一道红绿灯,约摸四五十分钟过去,原先的大部人马不知不觉间掉队了不少。这时我们进了一条古老的街道,同行的省委会领导回头数了数人数,只有8个同学跟着她走在第一方阵,而且一个个已是累得气喘吁吁的。

走着走着,一直走在队伍前面的省委会领导突然侧过脸来,微微一笑,不无戏谑地对大伙说:“都打起精神来,到外滩看夜景也是调研”。声音虽然柔和,却是一记重锤,精准地敲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坎上,一个个瞬间精神抖擞起来。

“看着没,前面就是了。”省委会领导忽然手指前方,转过脸来对我们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夜景里的黄浦江熠熠生辉,像一条黑褐色飘带把老城和新城连在一起。遥望浦东,东方明珠绚丽多彩,像一袭下凡的仙女。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像两位高大的巨人,巍然屹立,傲对长空。走到江边,外滩广场上已是人流如织、欢声一片,沿江的大马路上一盏盏车灯交织着栋栋高楼大厦远远射来的道道七彩光晕,有如一幅绵绵画卷从九天之外缓缓铺展开来,比传说中那位仙女织的《一幅壮锦》还要美丽。各色的外国建筑在灯光的映照下闪闪放光,犹如黄金砌成,似乎在向我们诉说着上海的现在与过去。

外滩的夜景是被灯光点亮的,江中波光潋滟,路上溢彩,分外繁华,也十分拥挤。我陶醉在这如梦如幻的夜色中,更沉浸在到外滩看夜景也是调研”这句话的深层次的思考里。

相比国际大都市上海,作为脱贫攻坚主战场的贵州,毫无疑问我们各方面都是落后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建国70周年系列重要讲话中多次点醒我们,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坚持,经济能不能发展好,从一定意义上说,关键在人。省委书记孙志刚同志在2019年全省两会上的讲话中也同时提到,贵州经济社会发展与发达地区的差距,固然有历史、地理等客观原因,但从主观上看,主要是思想观念的差距和机制、体制的差距。

机制和体制问题暂且不谈,先来看看“观念的差距”到底“差”在哪里。结合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加之一路的认真思考,我认为主要有这几个方面的不足

其一,主观不,客观有余。一谈起贵州的落后,不少贵州人都会说:贵州开发较晚,又是内陆省份,不挨江不沿海,交通条件差,难有大发展。实际上,新石器时代贵州很多地方就有人类生活的足迹。“秦开五尺道,汉通两南夷”。中原文化的触角早就伸入苗岭腹地——贵州。翻开《明实录》,我们也不难发现明朝初年大规模开发贵州的众多史实。而那时,东部地区许多挨江沿海城市都还是人迹罕至之境。事实胜于雄辩,贵州历史不会随意背上“先天不足”的重负,相反,贵州人长期以来主观能动性的严重不足和片面强调客观因素倒是社会经济发展缓慢的主要症结所在。

其二,妄自菲薄,不思进取。黔驴技穷,一派荒蛮,似乎成了贵州的定评。但事实上,贵州奇山秀水,资源富足,只要找对发展路子,定当后来居上,不敢胜过上海、北京,但胜过苏杭亦并非神话。现在最可怕的是贵州人自己人穷志短,自轻自贱,不敢一试身手,不敢放胆一搏,不敢在新一轮经济大潮中争取一席之地。

其三,墨守成规,不善创新。古时候,贵州的小脚女人特别多,那是封建传统思想奴役的祸害;而现代,东南沿海城市最先觉醒,新招迭出,大踏步前进时,我们贵州的“小脚男人”们仍坚守在篱笆墙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循规蹈矩的节拍,岂能不落后?

静下心来,自然让人想到,东部沿海地区与西部欠发达省份的差距,主要是观念上的差距。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顺利实施,脱贫攻坚战的全面打响,更深层次的内涵就是要让西部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加快经济社会发展,走共同富裕之路,与全国一道实现同步全面小康目标。

就贵阳这样一个二三线城市来说,必须紧紧咬住“经济结构调整”这一主线,以贵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为依托,坚持市场导向,依据国内外市场空间,结合资源优势,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打好“高新技术”品牌,占领区域高新产业制高点,壮大发展规模,组建龙头企业,选择和培育名牌产品、拳头产品,改善经济结构,提高整体经济效益。

创新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断发展的灵魂,更新观念才是我们贵州社会经济取得长足进步的关键。观念的差距有很多,最重要的是必须知不足,知改进,知超越。实事求是地面对现实,奋起直追,迎头赶上。

(作者系贵州省政协委员、民建贵州省委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