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贵州民建 >> 会员风采 >> 正文

不忘初心方致远,固土深根惠后人

不忘初心方致远,固土深根惠后人

——记民建会员、脱贫攻坚网格员、黎平会议纪念馆副馆长杨祖华

时间:2020-6-3 作者:黎平支部文+5图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2020年元月,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黎平会议纪念馆副馆长杨祖华进驻大榕村新寨瑶寨担任网格员9个月之际,寨里的瑶家人有感于他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一边编一边唱一边改,套着他们一曲古老优美的旋律,最后定格成一首情深意切的歌——《扶贫干部真的好》。

这首用瑶语低吟浅唱出来的歌,以瑶家人特有的朴素语言,描述了他们的“杨馆长”如何视瑶家人为亲人,如何不辞辛劳认真调查研究寻找贫困之源,如何实施扶贫政策帮助群众脱贫解困,谋求村寨可持续发展……

 

寻找“金山银山”金钥匙,开发背篓产业

新寨瑶寨的好多村民都记得一段顺口溜,“前粮仓,后钱箱,中有文化遗产传四方”。这是杨祖华到新寨不久,通过悉心观察、认真研究,最后得到的新寨瑶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路线图”。按他的话来说:寨前的田园解决吃饭问题,挖掘的空间己不大;寨内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尤其是瑶族芦笙舞让瑶寨声名远播;后山上的竹藤,是瑶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箱”。

“钱箱”摆在山上,如何造福瑶家人呢?几经思索,他找到了打开“钱箱”密码锁的“金钥匙”——竹藤编产业。瑶家人自古居陡峭、险远之地,背篓为重要的运载工具,新寨瑶寨过去又被周边苗、侗同胞称为“背篓寨”。他与两位村民组长和村民们一拍即合,开发一款背篓,打造为新寨瑶寨的特色产品、拳头产品。

 

思路一经确定,他出资一千多元,通过网络,从黔东、湘西、川西、滇南等出产背篓的地区买来五款不同样式的背篓,让寨上几位资深的工匠——凤国辉、贾木保、邓世新等进行模仿、改造,编出了十余款形状各一的背篓。他委托县人大高凌平主任,召集了县内各行业的精英十多人,对工匠们创作出来的十余件作品进行点评,最后综合出一款既美观大方、又有个性特征的背篓样式。

面对参差不齐的工艺水平,他又出资一千多元,与本村的其他网格员一起,带领10名主要工匠前往我县最知名的竹编专业村——雷洞乡德丰侗寨取经学习,探索发展模式,提升工艺技术。此行让工匠们学到了工艺提升之道,并深受鼓舞,相信竹藤产业大有可为。回到瑶寨,他又出资近千元,分别从江西、广西网购了5套篾匠工具,送给5位具有潜力而且经济较困难的工匠。

当他拿到提升过后的样品,再一次产生灵感——赋予产品文化内涵。他相信,实物产品有了文化作为灵魂之后,其价值将成几何级数增长。他多方查阅瑶族文化资料,多方拜访瑶族寨老、祭师,找到不少与背篓相关的故事和传说,于是背篓有了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盘阿丝。盘阿丝开始说话,向人们讲述它的前世今生。

他把成熟后的第一批20多个背篓放上网,立即赢得美誉,一天就被一抢而空。随后有了第一批、批二批、第三批……再后来,他批量定制了包装背篓的纸箱,存放在快递公司,每有客户网上订货,无论多少,均由工匠送上开往黎平的班车,再由快递公司到车站提货,按客户提供的地址发货,形成了一种稳定便捷的销售模式。

为了提升“盘阿丝”的知名度,杨祖华带领全寨群众上山砍竹、下山削竹,编成了高2.7米、上口径2.4米的“阿丝王”。他还带领这群不曾涉足过现代商业的瑶家人,以“盘阿丝”为字号注册了竹藤工艺品专业合作社,申报了“盘阿丝”商标和“盘阿丝”外观设计专利。迄今为止,“盘阿丝”的俊俏身影已在全国所有的一、二级城市甚至太平洋彼岸现身。

取其精华,传承提升文化遗产

新寨的瑶家人于上世纪初迁自从江县翠里乡高芒村。与人一起迁来的,还有虔诚的信仰和深厚的瑶族文化。加上保存完好的村寨聚落、鲜明的瑶族特色的民居建筑,新寨瑶寨得以跻身“中国传统村落”之列,受到国内外文化学者的青睐。

每年秋收之后,新寨瑶家人会先后欢度两个庆祝丰收的节庆——平安节和破肚节。平安节属于邓氏瑶家人,破肚节属凤姓、卜姓等各族瑶家人。过节时互相邀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分享美味佳肴,尽显瑶家人的豪爽大方。时间一至三天不等,互相攀比,耗费不菲,多数群众苦不堪言。

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经过深思熟虑,杨祖华萌生了并两节为一节的想法。在他的方案里,为了公平,不用原来两个节的时间——另选秋收后的农历九月十六日,也不用原来的名称——用瑶语谐音“盘王恩久节”,意思是瑶族祖先暨神灵盘王归来并思泽久远。节庆内容也进行调整,除品尝佳肴美酒之外,还迎新盘王归来、展示文化遗产、推介地方特产,极大地丰富了文化内涵。周期也压缩到1天,大大地节约了过节成本。

方案一经提出,便得到了全寨男女老幼的全面认可和热烈响应。为做好开局,他与瑶族寨老、祭师一起,多次探讨,精心谋划,形成完整的流程,并提前组织排练。为了取得理想的效果,他还与县文化馆联系,邀请专业老师前来指导,实现从内容到形式的全面提升。2019年为脱贫攻坚“收官”之年,首届“盘王恩久节”突出了“庆脱贫、感党恩”的内容。

过节那一天,天降甘霖。全寨男女老幼不畏大雨滂沱,热情洋溢、一丝不苟地走完所有流程。周边各族群众上千人,也前来分享这个全新的节庆。节后,寨老、年轻人纷纷表示,这种过节形式既弘扬了文化,又节约了费用,强烈要求按这种形式持续下去。

作为一个文化学者,他经常利用工作之余,开展民族文化田野调查。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弄清了大榕村的前世今生、瑶寨的来历及其积淀下来的文化内涵。特别是对影响黎平至深的“九潮坳战斗”,他问遍了大榕村所有的知情人,通过比对各种说法和相关证据,斟酌摸清了战斗的细节。他的调查,将改写现有关于这场战斗的所有著述。

强化信仰,建规立矩

习总书记提出,“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信仰是一个民族、一个村寨文化的核心内容。强化信仰,是一个村寨文化振兴的重要内容。要实现新寨瑶寨的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强化这个村寨的传统信仰。

瑶族的传统信仰为盘瓠崇拜。经过研究,杨祖华发现盘瓠崇拜中不乏积极向上的元素。经与寨老、祭师反复沟通,他提取了“盘王咒”中的积极内容,结合现代社会要求,形成了7条规约,包括“敬畏天地,毋忘根本”、“遵法守纪,守信重诺”、“嫉恶如仇,见贤思齐”、“邻里和睦,尊老爱幼”、“耕读为本,勤俭持家”、“爱我家园,护我村寨”、“传承文化,弘扬传统”,统称《盘王令》。

为了让群众了解和理解本民族的传统信仰,他还以《盘王恩久》为题了一篇美文,介绍了瑶族传统信仰的内涵和起源。随后与两位村民组长一起,带领全寨群众,从深山选得四米高、一米宽的磐石一块,运至寨子入口处竖立起来。撰好《盘王令》和《盘王恩久》,并邀请省内著名书法家书写、县内资深石匠将其镌刻到的磐石上。该石被命名为“盘王石”,因形拟拇指又被群众称为“拇指石”。

盘王石全面落成那一天,全寨村民歃血盟誓,誓言要遵守盘王令、传承盘王令,将其沉淀在自己的内心,成为日常的行为规范。

 

应瑶家人所盼,众筹兴建寨门

杨祖华有事无事,经常盘桓瑶寨,与瑶族群众拉家常,走进瑶家人的内心世界。他相信,只有这样才可以掌握基本情况,了解村民的想法,并尽可能去满足他们的合理需求。

经常有群众表示,新寨瑶寨虽为中国传统村落,却缺一座具有民族特色的寨门,似乎“名不符实”。有人还说,有了寨门,村寨就有了“关拦”,村寨就更加平安、和睦。

群众的期盼,杨祖华听在耳里,记在心里。经过反复思量,他下定决心,众筹一笔资金,为瑶寨建一座寨门。“豁出去了!大不了再欠朋友们一个人情!”经过预算,木材由本寨提供,从外面请经验丰富的木工师傅,需资金五万余元左右。本寨群众集资一万元,还需众筹四万余元。

在微信朋友群里释放消息,他的远远近近的朋友、本村网格员、一对一帮扶干部纷纷解囊,迅速众筹到所需的大部分资金。请朋友帮忙设计,与寨老一起确定选址,落实施工队伍,前期工作迅速完成。

砍树那天,全寨未外出的劳动力全体出动,或砍或运,大家兴高彩烈,激情满怀。感受着大家的情绪,他也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和满足。他发自内心地感觉到,那些所会出的努力,欠下的人情,都值了!

时届年关,施工队终于腾出时间前来施工,年前完成了部件制作。“排扇”那天,全寨未外出、外出返乡的劳动力再次全体出动,在掌墨师的指挥下,稳重的寨门框架拔地而起。新年过后,工匠们继续施工,全面装饰好寨门,随后又配上具有文化特色的匾和楹联,寨门就成了一座瑶族文化的载体。瑶家人相信,美轮美奂的寨门将装点美丽的瑶寨,庇护善良的瑶家人。

尽心尽力抗疫,不辞劳苦

20201月,湖北武汉爆发“新冠肺炎”,一时间全国上下“谈冠色变”。春节前夕,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果断决策,全国停止一切公共活动、人员流动,全力以赴防控疫情,确保全国人民的生命安全。这就是民间所说的“停摆”!

其它工作停摆,疫情防控工作却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大年初一夜晚,他和同事们一起接到命令,结束春节假期,次日奔赴扶贫岗位开展疫情防控工作。他二话不说,立即在微信群里给大家鼓气,申明疫情防控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要求大家舍小家顾大家,不折不扣地完成疫情防控任务。

大年初二,他和所有同事一起,准时来到大榕村开展工作,并立即转换角色,摇身一变,从脱贫攻坚网格员化身为疫情防控网格员。放下行李,安排好工作,他就立即到达自己的网格,向村民宣传疫情防控的必要性和有关要求,全面调查疫情相关情况,不留任何死角。

因为良好的群众基础,他很快掌握全寨每一个人近期的行为轨迹。在他的说服下,1名湖北务工返乡、3名探亲途经湖北归来人员接受自我隔离要求,全寨群众也纷纷响应政府号召,不请客,不串门,不做任何有可能造成疫情传播的事。

在疫情防控的最初一个月时间里,他不回一次家,全身心扑在第一线,每天巡查各个控制点,陪同卫生员对重要节点进行消毒,对自我隔离人们进行日常询问、体温测量。期间只要有人去世,他都前往劝说家属丧事简办,杜绝人员聚集,并每天晚上前往坐夜,控管现场。对严控措施有情绪的农户,他都苦心婆心地用近百年前大榕发生的那场瘟疫作类比,深入浅出地讲道理,直至对方心悦诚服。他与瑶寨歌手们一起编成的疫情防控歌《我们一起送瘟神》,很快在全寨传唱开来,并由县文体广电局在全县推广。

在包括杨祖华在内的全国所有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新冠肺炎”得到了有效控制。随后,他和同事再次按上级要求调整工作内容,脱贫攻坚与疫情防控并重。因为疫情,他主推的竹编产业受到严重影响。为了重拾大家的激情,推动包括扩大规模、提升质量的产业升级计划,他积极与上级联系,联系师资,准备在近期举办一期培训班。他有了新的目标,争取国内外朋友的帮助,让背篓走得更宽、更远。

摆正位置,做一个称职的副指挥长

与此同时,他还被安排担任大榕前沿指挥部副指挥长,协助九潮镇副镇长(现为九潮镇党委副书记)管理指挥部的工作。他尽职而不越位,按照指挥长的安排,编写工作计划、工作方案、工作总结,全面负责老旧房整治的方案制定、工匠队合作、工程预决算等工作。他真诚地对待每一位网格员、“一对一”帮扶干部,以自己的工作态度为表率,使大榕村前沿指挥部成为一个团结、高效的团队。

他对同事们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个人健康、工作状态、家庭情况,等等,均是他关系的范围。更重要的是,他对同事们的勉励也是常态化的。他经常对同事们说,要当好脱贫攻坚网格员,就要像体操运动员一样,首先要完成规定动作,也就是上级各个部门安排的各项任务,再来完成自己的自选动作——自己因地制宜进行的创新。知道他的人们都说,他的“规定动作”完成得无可挑剔,“自选动作”完成得非常精彩。

2019年度考核中,大榕前沿指挥部10名网格员,分别参加“县派干部”、“县管干部”和“镇干部”3个群体的考核,最后有5人被评为“优秀”,“优秀率”达50%。当然,他本人也众望所归,在全镇5名驻村县管干部中,被评为“优秀”档次。在“优秀”指标按人头分配的情况下,一个村能够得到这么高的比率,是非常难得的。镇领导还说,如果不受名额限制放开评选,大榕村的优秀率会高得更多。

无论是在群众的眼里,还是在同事们的心目中,他都没有架子,很平易近人。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有多项桂冠:全国消防先进个人,全州消防先进个人,全州传统村落保护达人,全州旅游宣传达人,贵州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林业高级工程师,文博副研究馆员,省作家协会会员,县政协常委,正科级现职领导干部。对他来说,这些都只代表过去,现在的身份是“脱贫攻坚网格员”,他要做的,只能是服从片区指挥部、前沿指挥部的领导和工作安排,主动维护指挥机构的权威,把网格员、前沿指挥部副指挥长的职责放在首要位置,一丝不苟地完成上级下达的每一项任务。

 

群众认同,社会赞许

一年多以来,他的工作得到了大家尤其是近百户瑶族群众的高度认可,彼此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不但在家的老年人、中年人喜欢他,喜欢与他聊瑶家人的苦与乐,谈瑶寨的前世今生,就是那些常年在外务工的青壮年,也对他钦佩有加,把他视作自家人,经常在微信群里向他诉苦衷,谈理想,感谢县委、县政府把他们最喜欢的干部安排给他们。

当有人得知他不是共产党员,很惊讶地问他既然这么用心地为群众做事,为国家做事,为什么不入党。他说他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一名会员,属于中国政治体制里参政党的一员,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为国家、为人民工作,“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大家相信,这绝对是他的心迹,而且是落实到行动上而不只是挂在口头上的心迹。

20191228日,他收到了一份布满了全寨每户户主签字、手印的“荣誉证书”,全寨瑶家人授予他为瑶寨“荣誉村民”。瑶家人在“荣誉证书”里这样说:“……我们全寨男女老少共同决定,邀请你成为我们的荣誉村民。希望你不嫌弃,更希望你以后经常来……”朴实的语言,字字见真情。他说,这份荣誉证书来自共和国的最基层,与他2018年获得的“全国119消防奖”勋章一样弥足珍贵。

他的工作也得到了外界的认可。人民网、黔东南电视台、黎平县融媒体中心电视和网络都报道过他力主开发的背篓产业。美国学者亨克斯(Sam Henkels)先生两次莅临新寨瑶寨,回国后撰文《一个中国瑶寨的全方位脱贫》(A Comprehensive Poverty Alleviation Project in a Chinese Yao Village),通过对新寨瑶寨脱贫攻坚工作的全面描写,盛赞他所做的工作。美国学者莎莎(Sarah Horowitz)女士,得知他为瑶家人所做的一切后深受感觉,决心让瑶族背篓现身“2021年圣达菲国际民间手工艺展(IFAM)”,以此为契机走进美国市场。

 

《扶贫干部真不错》的最后两句是这样唱的:“不忘初心能走远,扎根基层建功勋”,既是瑶家人对他行将结束的网格员生涯的圆满总结,又是对他继续服务各族群众的殷切期待。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