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贵州民建 >> 建言献策 >> 正文

乡村振兴,先让乡村文化“活”起来

乡村振兴,先让乡村文化“活”起来

时间:2020-10-10 作者:耿文福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在“十九大”报告中就如何用新发展理念引领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又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乡村振兴离不开乡村文化的振兴。文化振兴是实现乡村振兴的思想保障,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采取符合农村、农民特点的有效方式,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宣传教育,挖掘农村传统文化资源,依托乡风民俗、乡规民约褒扬善行义举、贬斥失德失范,强化责任意识、规则意识、集体意识和主人翁意识,大力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

实践也雄辩地证明,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让乡村文化“活”起来是关键。

现状:乡村城镇化越来越严重

乡村的第一个功能是教化,也可以称为教育。这种功能的实现必备两个先决条件:一是每家农户都是开放的、透明的,一家有什么事全村人都知道;二是村落里有自发形成的公共空间,如村口的牌坊脚、老树下、古井边,村中的歌楼戏楼里、文化广场上、小买部前等。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张家长李家短的传播信息,这种活动的参与人员非常广泛,男女老少都有。在这里,人们可以学到乡间伦理道德和辨别是非曲直的标准。城市楼房里的家庭都是一家一户关起门来过日子,互不熟悉,也互不往来,因此没有公共舆论的教化功能,致使一些年轻人读到大学甚至硕士、博士了,连基本的传统礼节、礼貌都还不太懂,应该说与乡村的教化功能逐渐丧失不无关系。

乡村的第二个功能是传承,就是传承传统文化。诸如诚信友爱、和谐文明不是写在书本上、也不是挂在嘴巴边,而是在一种环境中潜移默化地对人们产生影响。乡村就是这种传统文化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土壤,谁家做得好,全村都学习,谁家做得不好,全村都谴责。乡村中的许多文化实体如祖坟、祠堂、族谱、节庆、祭祀等,这些都对人们的行为有很强的规范和约束作用。包括建筑的格局也是如此,传统乡村房屋里的上房,一定是老年人居住的,厅堂里的重要位置和器物也不能让小孩、外人轻易触碰。瓦房推倒变成楼房后,老年人很快失去了原有地位,所谓的“主卧”都被年轻人霸占去了。

我曾在农村调研时问一位当地人:你一年中花费最多的是什么?他说是“去吃酒”,邻里、亲戚、朋友,谁家里有个丧事喜事什么的都要去吃酒送人亲,一年的支出大概是五六千甚至七八千元。我又问:你一年中最高兴的事又是什么?他回答也是“去吃酒”,大家在一起吃、喝、玩、聊,很高兴。我接着问:你能不能为了省钱而少去吃酒呢?他坚定地说:“不行,我宁可花钱”。由此可见,这种人情上的交往,使得人们相互关系亲近、往来联系密切,互相依赖,已经形成一套熟人社会里的诚信、互助的交往规则和行为规范,这种规则最终进化成了较为严苛的道德规范。换句话说,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保护,还真离不开乡村这片沃土。但遗憾的是,在城乡一体化过程中,乡村城镇化越来越严重,诸如“祭土地”、“牛王节”、“保坝会”、“敬树神”等民风民俗赖以生存的环境和载体没有了,传统文化也渐渐失去了其存活和传承的空间。

城乡一体化没有错,但城乡一体化不是城乡同质化,而应该是在城乡差异中明确城乡功能定位,进而实现城乡功能互补。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乡村不仅不应该消失,而且应该变得越来越美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没有了乡村,乡村文化也就不存在了。而乡村又有着必不可少的“生产、生活、生态、社会以及文化”价值,所以乡村自然有着极其重要的存在意义。

困惑:乡村与土地分开了

我们知道,乡村是依据人们的需要和感受而形成的,是一种复合、有序的空间。人们生活在乡村,可以满足很多需要,而且很多需要是不可替代的。现在城里人喜欢往乡村跑,就是因为乡村里有人们需要的生活元素或要素。在乡村,粮食和蔬菜完全自给自足,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用具也可以自己生产。除此之外,乡村有新鲜的空气、舒缓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自然节拍紧密吻合,这更有利于生命和人体的健康。

乡村的生活方式是一种低碳的生活方式。所谓的高消费、超前消费,是一种野蛮无知的消费方式,消耗了不可再生的资源,是以牺牲生态为代价的。农民的低消费生活方式更符合生态文明理念。农民的生活方式中,包括家风和民风、习惯和习俗等等,许多原本就是符合生态理念的。比如就地取材,自给自足。其实自给自足没有什么不好,农民自己种的粮食、疏菜、水果吃不完,除了送邻居还可以挑到市场上去卖,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

有人热衷于把农民这个生产者变成纯粹的消费者,凡是他们需要的生产生活必需品都要去市场上买,认为这样做扩大内需、拉动消费。但这种做法除了增加市场负担,再没有别的什么意义。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导致很大的浪费,导致市场紧张,也增加了食品的不安全因素。

乡村作为乡村文化的主要载体,这一点往往被人们忽视甚至忽略。殊不知,乡村之所以长期存在,是因为乡村才是适应农业生产并滋养乡村文化的一种居住形态,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比乡村更适合农业生产和能让乡村文化存活下来的其他居住形态。农业生产是乡村生产的主要内容,乡村是乡村文化得以传承和发展的主要地域场所,这是乡村与乡村文化关系的最基本判断。

严格地说,没有乡村就没有可持续的农业生产和农耕文化。农民之所以住在农村,首要原因是农村离土地近,便于照顾土地。

有人说农民可以住在城镇的楼房里,然后开车一二十里去种地。这样尽管很“浪漫”,但这完全是不懂农村和农业的人的大胆想象。调研发现,凡是消灭了乡村的地方,基本上都削弱了农业,即使还有农业,也是不可持续的农业,人们往往是只管种和收,土地的地力得不到有效维护,可持续的农业变成了没有责任的农业。

很多人崇尚美国的大农业。实际上,美国农业只用了100多年,就把一块非常肥沃的土地的地力消耗殆尽了。美国反思工业化农业的后果,开始向东方农业学习。20世纪初,美国国家土壤局局长富兰克林·金专程考察中国农业,并撰写了《四千年农夫》一书。他认为,中国传统农业是一种经久农业,倡导美国学习借鉴中国的传统农业。后来美国农业学习得很好,也秸秆还田、休耕轮作、施有机肥。而我们却不珍惜自己的农业智慧,机械地模仿已经被证明是有诸多弊端的机械化耕种方式。

总之,农业不能去农民化,更不能去农村化。大量事实证明,“不要农村的农业”是不可持续的。

乡村的另一个重要价值是乡村文化产业,传统乡村文化产业也只有在传统乡村这样的特定环境里才能够存活。近些年,有些人把乡村的竹编、年画、木器、根雕等实现规模化生产,还出口创汇。虽然从表面看体现了乡村文化产业的经济价值,但这种规模化生产也削弱了乡村文化产业的文化内涵。比如过年写对联,以前都是农民自己写,亲戚朋友、邻里乡亲聚拢来共同思考吉祥词句,一副对联凝聚着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这种文化效果绝不是去市场上哪怕精挑细选买来一副上好对联可以相较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李培林教授在他的《村落的终结》一书中指出:村落之所以为村落,不仅因为其务农,还在于其拥有耕地。耕地是村落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具有不可替代性。但村落与耕地的关系远非如此简单。

不论在什么地区,也不管村落的规模大小,乡村都应该在离耕地最近的地方。近年来,由于人们对村落与耕地的关系缺乏深刻认识,在一些地方出现了要耕地不要村落或者要村落不要耕地的现象,人为地把农业生产与农民生活截然分开,结果是折腾了农村,伤害了农民,也危害了农业。

建议:让乡村文化真正“活”起来

人们走进乡村,不光图吃图喝图玩,更愿意听山歌、看地戏、跳芦笙舞甚至参与田间地头的农活,体验不一样的乡村生活。但随着近年来城镇化的快速推进,乡村文化赖以生存的根基不断动摇,乡村文化活力无奈地逐渐下降,有的地方搞撤村并镇,一个个稍微边远一点的村庄逐渐消失,致使一些老艺人、老匠人手头的手艺或民俗无人传承、无条件传承。有的村庄小楼建起来了,环境也美了,人的脑袋瓜却野蛮了,歪风邪气长期存在,干群关系日益紧张,这样的乡风民风与美丽乡村格格不入,可谓是经济发展了,文化却荒芜了。

那么,如何让乡土文化真正“活”起来呢?

一、让乡村文化真正“活”起来,要统筹城乡融合发展。

乡村文化不仅存活在特定的古村落,也存活在所有村落里。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摸清家底”,做好村落的归纳梳理、登记造册等工作,采取行动进行创造性传承和保护,让真正有历史、有价值的东西留得下来。引导公共文化资源向农村倾斜,推进乡镇文化站、村中文化广场、村史馆、农家书屋等惠民工程建设,多举办农民书画展、民族歌舞表演和民族体育赛事等活动,丰富农村文化生活,变“文化下乡”为“文化在乡”。

通过这些活动的开展,有意识地发现农民群众中的文化骨干、民间艺人、乡土艺术家,并充分发挥他们的带头引领作用,确保每个村有1支拿得出手的民间文艺团队,有1项具备一定知名度的乡村文化品牌。

二、让乡村文化真正“活”起来,要激发乡村内生动力。

农民是农村的主人,培育文明乡风,要尊重农民的意愿。各地农村千差万别,乡村文化建设不能一个模式“齐步走”,也不能一把尺子量到底,要因地制宜,在开发与发展中传承,从农民最关心关注的问题、农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入手,坚持“扶志”和“扶智”相结合,推进农村移风易俗,比如坚决对“天价彩礼”、“乱操乱办”等陋习说“不”,下决心培育良好的民风民俗、家规家风等文化基因,开展“尊老孝老模范户”、“村级文明示范户”、“好公婆”、“好儿媳”、“好女婿”等文明评比活动,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美德,真正养成良好的社会生活习惯。

三、让乡村文化真正“活”起来,要实现两个循环。

一是种植业和养殖业循环,有养殖业,农民种植的所有农作物几乎都可以利用,乡村基本没有垃圾;二是生产和生活的循环,人畜的生活垃圾一般都回到田间,充分得到有效利用。

还可以深挖某些村落的历史典故、民间传说、神话故事,为“地理标志产品”赋予深厚的文化内涵,让产自该村的农产品(包括工艺品)变得“有故事”、“有文化”。

农民从事种植和养殖劳动,品种之间巧妙组合,这些都经过了长期选择和适应的过程。而我们现在强加给乡村的做法是机械地按照城市的办法去处理垃圾,结果是一种文化被消灭,必将导致各种各样林林总总的社会问题的慢慢滋生。

四、让乡村文化真正“活”起来,要改善乡村人居环境。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望得见的山、看得见的水”属于乡村文化外在的“形”,而“记得住乡愁”则属于乡村文化内在的“韵”,集中表现为农耕文明、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习俗禁忌等乡土文化。为此,我们既要保护好绿水青山、传统村落、文物古迹等有形的“乡土”风貌,又要支持和鼓励民间艺术、民间习俗等文化资源得到有效传承、保护和发展,保持“乡愁”原味,让农民更加看重“乡土美”而留在农村,让城市居民因为“乡愁美”而纷至沓来。

五、让乡村文化真正“活”起来,要充分利用“新乡贤”。

在乡村,如何充分利用“新乡贤”?

首先,帮助新乡贤提升能力素质搭建展示平台。例如,以回乡老干部、村小学教师和村中德高望重的族长、老村组干部为主体成立村级“新乡贤会”,以村党支部的领导核心作用、村民委员会的民主决策作用和村级“新乡贤会”的带动引领作用“三结合”,实现“法治、德治、自治”在乡村的和谐统一。

其次,村支两委、村级新乡贤会、村民代表三方围绕家风家训建设、村规民约修订、丧事喜事操办制度和“三乱”(乱扔、乱倒、乱吐)陋习根治、文明单位创建(文明村民小组、文明院落、文明家庭)等热点领域创新工作举措,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摒弃封建糟粕,培育健康、清新、向上的乡村新习俗、新风貌。

乡村振兴,文化为魂。乡村文化的振兴为乡村振兴战略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五大目标”的实现提供着不可或缺的文化支撑。美国环境伦理学家罗尔斯顿说过,在城市、乡村与荒野这三种环境中,乡村扮演着帮助人们思考文化与自然问题的重要角色。而在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华夏神州,乡村文化是传统文化的温暖家园,乡风民俗、乡土人情、乡规民约,就是延续这种乡村文化的根脉所在,要充分利用民族民间传统节日和农闲时节多开展一些诸如苗族芦笙舞比赛、布依族山歌比赛、瑶族打陀螺比赛、水族赛马比赛以及栽秧比赛、打谷比赛等活动,创造条件给群众“唱主角”,让乡村文化真正“活”起来。 (作者系贵州省政协委员、民建贵州省委理论委副主任)

专题